九韵

就是喜欢看五爷和猫大人一直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啊……日常文多可爱啊……

幼驯染三十题(已至少年)

12~14


12、你内裤的颜色
“呀!”展昭只觉得一阵晕眩,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到床上了。好么,白玉堂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撂倒了。幸好背后就是床,没摔地上。
白玉堂扑上去,压住展昭。反正他俩经常打架,这次不过是躺着而不是站着而已。展昭无所谓的想道,身体迅速作出反击的动作。
……
写不下去了……
跳一段……
……
“走吧,猫儿。”白玉堂穿上外套,看了一眼手机,“他们都到了。”
展昭满脸通红的拉好衣服,看了白玉堂一会儿,一个回旋踢扫了过去。
“猫儿!”白玉堂扭身闪过。
“你还真好意思。”展昭怒言。
“好啦好啦。”白玉堂推着展昭向外走,“我们走吧。”
……
别想多,没开车……
真的!
……
白玉堂和展昭走进包间,里面已经坐了一圈人了。
“你们终于来了!”
“快点坐下!”
“正好玩游戏啊!”
白玉堂挨着展昭坐下,拿过啤酒。展昭收好表情,一脸微笑,“玩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赵虎一脸兴奋。
“输了要么惩罚要么罚酒!”
十几回合后,白玉堂终于输了……
“五爷!这次别想再罚酒!一定要惩罚!”
“就是,你还迟到了那么久。不惩罚说不过去啊。”
“惩罚就惩罚,爷害怕了不成?”白玉堂换了个姿势坐着。
“五爷,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为了防止他们出乱子,白玉堂选了程度较低的。
“那我摸牌了?”
“是什么?”
“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五爷?”
白玉堂沉默良久,在众人都以为他要生气的时候,他开口了,“没注意。”
“那……看一下?”
“但我记得他的行吗?”白玉堂指着身边的展昭。
……
……
……
全场沉默
最后还是公孙问到,“你们,在一起了?”
“白玉堂!”展昭炸毛。
“猫儿,冷静。”白玉堂躲过展昭扔过来的抱枕。
……
一场混乱
……

我也不知道这个游戏还流不流行……至少这个梗我要用……

13、一起睡觉
“能回去吗?”
“可以。”白玉堂架着展昭,“走走就到了。”
展昭眼睛醉的不省人事。白玉堂还算清醒。

回到屋里,白玉堂把展昭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也已经累得不行,懒得再回自己房里了,随意往展昭床上一躺。

清晨的阳光带着晨露的清新,沐浴着将人唤醒。
展昭醒来,只觉头疼,暗想酒这东西还是少碰为妙。转过头,看见白玉堂。盯了一会儿,白玉堂果然醒来。
“怎么了?猫儿?”白玉堂揉着太阳穴,“大清早看我干什么?”
展昭眯起眼睛又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摸了一把,“没什么,看美人。”
“……”
“今天天气真好。”展昭伸了个懒腰,贼兮兮笑道,“快起来,懒老鼠。”

14、你的功课我来帮忙补
“玉堂。”展昭柔声唤道。
“干嘛?”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低头继续做他的小楼。
“玉堂。”展昭笑着向白玉堂走近。
“你想让我干嘛?”白玉堂暗自往后退了退,顺带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玉堂啊。”展昭挨近了白玉堂,手拍上白玉堂的肩膀。
“不不不,猫儿,你好好说话。”白玉堂吓的停下了手中的活,把小楼往旁边推开,正面对着展昭。
展昭的目光却没有对上白玉堂的,而是随着小楼往旁边瞄。
“猫儿,你是不是手工作业不会做?”白玉堂小心问道。
“谁说我不会做!”展昭又炸毛了。
已经明白了的白玉堂笑了,拿过展昭的材料袋,放在自己对面,又把展昭按到对面的座位上,“那你做啊。”
展昭看着那一堆小木头头都大了,看着对面白玉堂似笑非笑。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展昭低头捣腾了一会儿,抬头看见白玉堂托着下巴看着自己。“你怎么不做?”
“我看你做啊。”白玉堂毫无心理压力,“我不会做,等你教。”
……
“玉堂。”展昭溜出房间又回来,端了一碗甜汤,“喝汤吗?”
白玉堂:……
“行行行!我做,我做还不成吗?”白玉堂终于投降。
“嘿嘿嘿。”展昭得意。
白玉堂叹气,拿过展昭的材料袋,着手制作。展昭坐在对面,笑眯眯地捧着甜汤拿勺舀了吃。


我是被北鹤@安静当咸鱼的北鹤道长 的那篇文戳出来的。总觉得不写点什么好愧疚。毕竟咸鱼都写了。
也算是回礼也算是新年礼物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