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韵

就是喜欢看五爷和猫大人一直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啊……日常文多可爱啊……

徽章(唐明黄)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

“徽章”想表达的是:你是我的徽章。

密室逃脱✔️
沿用部分暗夜古宅暗夜古宅中的嘉宾
借用我去过的密室场景和设计
开篇设定感情是第九期结束以后稍微升温一点点

———————————————————————————
1.

昏暗的灯光,冰冷的地板,尖锐的警铃。是在哪里?头很疼,想被铁棍打过。眼前发黑,好像被人锤了一拳。耳边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有人?在旁边?
“禹哲哥?”有人醒了,有人在喊他名字。“禹哲哥,你还好吗?”
唐禹哲费力地睁开眼睛,努力适应黑暗的环境,终于看清了是谁在和自己说话,“晏维?”
晏维在对面的房间里,隔了栏杆在喊他。
唐禹哲双手撑住地板,爬了起来。头还是很晕,不过勉强能保持平衡。唐禹哲先大致扫了几眼周边的环境,一眼就发现在房间的铁板床上还躺着一个人。他迅速走过去,认出依旧昏迷的人,“宥明?宥明醒醒。”
黄宥明并没有因为几声呼喊就醒过来,像是彻底昏死过去一般,没有反应。
唐禹哲有些焦急,伸手推了推再拍了几下,“宥明,宥明,宥明快醒醒!”
“嘶……”黄宥明翻了个身,神智逐渐清醒。
“禹哲?我们这是在哪里?”黄宥明很快坐起来,“哎哟,我头怎么这么痛。”
“宥明哥,禹哲哥,我们现在要干什么?”晏维听见黄宥明的声音,知道两人都醒了。
“晏维,你那边还有其他人吗?”唐禹哲没有先回答问题。
“艺轩哥在,可是我叫不醒他。”晏维的声音带着一点焦急。相比较对面唐禹哲和黄宥明,自己这边周艺轩还没醒真是很让人不安。
“你先不要急。我先看看有什么线索,你把艺轩叫醒。”唐禹哲很快分配了任务。
黄宥明还坐在铁板上犯晕,唐禹哲决定先观察周围情况。
他们现在是四个人,被分在了两间牢房里。牢房很小,不超过十平方米。两个牢房是对立的,中间有一条宽约一米的走道。牢房的门被一个电子锁锁住了,上面还有红色的倒计时,之前听到的警报声应该就是倒计时开始时发出的声音。现在上面显示的是56:28,中间的冒号在不停跳动。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有一小时的时间来逃出牢房。但是这种电子锁不像普通锁,可以破解。唐禹哲并不能确保如果密码错误,会不会引起警报,所以不敢轻易尝试。铁栏杆之间的空隙不大,连腿都伸不出去,只能伸出半个胳膊,两个牢房里的人不能互相接触到。对面的牢房太黑看不清楚,除非人站到过道边才能被看见。牢房很简陋。一张铁板做的床,一个已经断水的洗漱池,墙上有一张图片,下面有五六行不成文的英语单词。东西太少了,唐禹哲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都没找到电子锁上有什么地方可以输入信息。估计这是一个要刷芯片的电子锁。
“禹哲,你有发现什么吗?”在唐禹哲大量房间的时间里,黄宥明终于恢复了体力。
“没有。”唐禹哲盯着墙上唯一的文字信息,总觉得密码一定藏在里面。
“我帮你一起找找。”黄宥明站起来。因为实在太黑,他先摸了一遍铁板,没有发现任何信息。
“哎!禹哲!我发现这下面有一个铁链!”黄宥明叫了起来。
“什么铁链?”唐禹哲回头,发现黄宥明趴在地上,头几乎钻到了床底下,撅着屁股,嗯。
“这里!床下面有一个很粗的铁链。连着一个铁塞子!”黄宥明试了试,把塞子拔了出来,露出了一个直径约十公分的洞。他往下摸了摸,“禹哲,我找到一个手电筒和一个对讲机!”
“对讲机?”唐禹哲弯下腰,接过对讲机。对讲机亮着红灯,很明显是有电有信号的。
“禹哲哥,我们这里也找到一个对讲机!”晏维在这时也喊道。
“那看来这个是给我们通讯的,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分开。”唐禹哲迅速分析出结论。
“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箱子,但是没有找到密码,你们那里有什么吗?”周艺轩也醒了。
“箱子?我们这里有一张图。”唐禹哲说道。
“禹哲有什么密码和颜色有关的吗?”想着唐禹哲是有名的开锁王,对开箱子没有任何想法的周艺轩忍不住求助。
“颜色?你等等!”唐禹哲想起了那张图。
“哇……我就这么一说你就有想法了吗?”周艺轩非常惊讶。
“宥明你把手电给我。”唐禹哲向黄宥明要过手电筒,打开,照到图片上。“你们那里是不是有绿色、蓝色、红色、黄色和灰色这几个颜色?”
“没有灰色!其他都有!”间隔的有点远,两边的人都要喊才能让对面听清楚。“是个密码锁!”
“你把颜色的顺序告诉我!”
“绿色、红色、蓝色、黄色!”
唐禹哲迅速扫了一遍单词,在一大片灰色的单词中,只有四个是不一样的颜色。绿色的dog,蓝色的elephant,红色的rabbit,黄色的horse。“3865!你试试3865!”
那边过了一会儿传来晏维惊喜的声音,“开了!”
“哇!禹哲你好厉害!你都没看到箱子你就知道密码!”黄宥明站在唐禹哲旁边,满脸都是佩服和……骄傲???
“里面有什么!”唐禹哲问道。”
“有一个手电筒,然后还有一个长麻绳和一个扳手!”周艺轩答道。
唐禹哲沉默了一会,暂时没有想到这些东西哪里需要。
“扳手!”黄宥明突然想起,“那个洞里面有一个铁板还封着,上面有一个小孔!是不是可以用扳手打开来?”
唐禹哲觉得可以试试,“你们这样你们把扳手飞过来!”
“好!”
四人贴在门边尝试了很多次,不仅不能直接递过去,而且这个扳手很大很沉根本扔不过去。
“你们试试看把绳子系在扳手上,然后把另一头扔过来,我们在这边拉。”唐禹哲决定换一种方法。
终于在新的方法下,唐禹哲和黄宥明拿到了扳手和绳子。
黄宥明自然而然的拿了扳手去扳铁板。脑力禹哲,体力宥明。这已经成为他们最基本的默契和配合。
黄宥明扳开铁板,往下摸到了又一根铁链,顺着铁链头一路往外扯,在末尾有一个形状像风车的门把手,上面还洗了一块小磁铁。
“……一个门!……但是……打不开啊……好像……是不是……少……了什么……”对讲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是对面的人不小心按到了。
“晏维,你们是不是找到了一扇门?”唐禹哲问道。
“对的,可是我们打不开!”
“你们是不是需要一个把手?”唐禹哲话刚说完,黄宥明就贴着栏杆把门把手扔了过去。
“啊!就是这个!”对面好像已经成功用东西打开了门。
“禹哲哥,宥明哥,我们这里门开了!我们先走一步!”晏维的声音传来。
居然比晏维和周艺轩通过时间长,唐禹哲有一点懵也有一点憋屈,毕竟他们还没找到门在哪里。
“我们两边的情况不一样,禹哲。”黄宥明站在画的旁边对站在床边看着有些闷闷不乐的唐禹哲招手示意他过去,“而且他们的锁和门都是我们帮忙开的呀。你过来看看这个。”
唐禹哲转回来,走道黄宥明旁边。
“你看这里有两个血手印,我觉得应该有用。”黄宥明一边说,一边左手打着手电,右手往手印的地方按了按。
还没等唐禹哲说话,他们就觉得房间有一点移动!
突如其来的移动让唐禹哲失去平衡,脚步一个踉跄往前面歪去。黄宥明赶紧伸开双手抓住了唐禹哲。唐禹哲摔进了黄宥明怀里。虽然扶稳了唐禹哲后,黄宥明很快松手,不过不可否认这个原本阴冷的牢房里,现在多了一点其他气氛。
“刚刚怎么会动的?”唐禹哲清了下嗓子掩饰慌乱,“你按了手印?”
“我不确定?我再试试!”黄宥明把手电递给唐禹哲,双手都按在印子上。房间再次缓缓滑动。
唐禹哲顺着移动方向看去,发现牢房上面出现了一条缝!
“宥明,宥明,你用力推这个墙试试!我觉得通道在上面。”唐禹哲拍拍黄宥明的肩膀,示意他往上看。
黄宥明用力推动墙壁,整个房间像是底下装了滑道一般,缓缓滑动,房间上面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空缺,感觉人可以通过。
整个房间都是铁和水泥做的,还是比较重的,就算有了滑道,黄宥明也用了不少力气才把它推到底。这时空缺就在铁板床的斜上方。
“宥明,我们应该要爬到那个洞里去。”唐禹哲指了下床,表示他们需要先爬到铁板上,再爬进洞里。
是出于对唐禹哲的无条件信任,哪怕现在看过去那个空缺里什么都没有,只是隔着一段距离有白色的天花板,黄宥明还是立即作出反应爬到了铁板上。
其实人站在铁板上离那个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黄宥明踮起脚尖,手扒在洞边,用力向上,想看清路在哪里。在隔着半米的地方,有一个正方形的通道,好像可以走。黄宥明试了一下高度,感觉自己的身高刚刚够,但是需要力气才能利用那么小的边缘把自己撑上去。身高来讲唐禹哲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力气就不一定了。黄宥明回过身去,“禹哲,你要不想上来,那里有个通道,你先过去,我在后面推你一把。”
“好,可以。”对于黄宥明和自己的长处唐禹哲十分清楚,既然黄宥明都这么说了,那爬过去肯定很费劲。
唐禹哲站到了铁板上,双手扒住边缘,用力踮脚把自己往上拉,黄宥明在后面推他,很快就爬进通道里。
“好,可以了,宥明,我进去了。”唐禹哲转回身,“你先把东西给我。”
几个道具都被放进了通风口里,唐禹哲待在通道口边,伸出手把黄宥明拉了上去。
这是一个通风口通道,通道很小很窄,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说过于拥挤。手电筒的光照距离有限,通风口内七弯八拐,两人不得不挨在一起向前慢慢爬,还要提防工具从通风口缝隙里掉出去。
TBC
———————————————————————————
不管我们经历多少逃亡,我们分工配合依旧默契如初。我们受过的伤,走错的路,都是彼此身上的徽章。你是我的骄傲,我是你的依靠。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