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韵

就是喜欢看五爷和猫大人一直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啊……日常文多可爱啊……

幼驯染三十题(19~20)

19、莫名其妙的隔阂
自表白事件后,展昭总是想办法躲着白玉堂。没办法,看见了人总忍不住的心跳。展昭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于是根据猫的天性,展昭选择了躲避。
白玉堂逮了展昭几天,最后直接坐在展昭房里等他才逮到人。

展昭推开房门,迎面便看见了坐在床上的白玉堂,惊了一下,又慢慢关上房门。“你怎么……”
“我怎么在这儿?对吧?”话没说完,白玉堂张口打断了他。
展昭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干巴巴的点点头,在椅子上坐下。
白玉堂十分随性的斜靠在床上,似乎这是自己家里一样。“你最近怎么躲着我?”
“没有啊。”展昭摇摇头。
“真的?”
“真的。”展昭转了方向,面对着白玉堂。
白玉堂盯着展昭看了几秒。
展昭眨着猫儿一样的眼睛一脸无辜。
“算了。”白玉堂起身,“今天晚上要出去吃饭,你准备一下吧。”
“好。”展昭目送白玉堂走了出去,关上房门。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呼出一口气。
门外,白玉堂顿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皱了皱眉,离开了。

20、我们的关系有点奇怪了
展昭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三个晚上,猫躲耗子的躲了白玉堂三天,在查阅众多资料后,终于心一横,承认了自己的心意。
第二天一早,展昭就候在了白玉堂家门口,踌躇徘徊良久,终于伸出手决定按门铃的时候,门开了。
门内,白妈妈好笑的看着惊诧的展昭。
“阿姨……”
“早看见你在外面了,快进来吧。玉堂还在屋里睡,你去找他吧。”
“喔喔,”展昭被白妈妈拖进了屋,“可是我……”
“我知道你们俩一定又闹别扭了,没关系的啦,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你们真生过什么气。”白妈妈笑着说,一边把展昭往里面拉,“玉堂这孩子就是脾气差了点,其他都是好的,这么多年辛苦你让他啦。”
展昭一边往里走,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应答。这次可不是白玉堂闹别扭,是他的问题了。
白妈妈把展昭拖到白玉堂房门前就回厨房忙活去了,留得展昭一个人继续在那里纠结挣扎。
展昭在门外纠结,门内的白玉堂早在白妈妈把展昭拖过来的时候就醒了,等了半天也不见展昭进来,还没了声音,虽然他知道那猫估计在外面抓耳挠腮,但还是有点不舒服。
白玉堂面无表情打开门,就看见展昭瞪大了眼睛瞧着自己,好像受了惊吓的猫。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白玉堂绕过门前受惊的展昭,向餐桌走去。
展昭忍不住在后面叹气,暗自嘀咕,果然耗子生气了……
“起来啦。”白妈妈笑眯眯的把早餐放好,招呼两人入座吃饭。
展昭跟着白玉堂坐下,礼貌的向白妈妈表示感谢,拿起碗筷开始喝粥。
白妈妈虽然不常下厨,但手艺还是不错的,家常菜是没问题的。
白玉堂喝完一碗粥就放下了碗筷,旁边展昭还在吃包子,看见白玉堂站起身准备走人,赶紧叼着包子跟上。追人他不会,也没追过,但这么多年看了那么多人追,自然也晓得要保持时时刻刻在对方面前晃悠。死缠烂打什么的,展昭微笑着表示,自己最擅长了。
“昭昭,玉堂!带点东西去学校啊?”白妈妈在后面喊道。
展昭回头笑道,“阿姨,不用了。”

白玉堂走在前面,看了一眼旁边笑眯眯的展昭。这家伙现在吃的腮帮子都鼓出来了,眯着眼睛笑的样子真真像极了猫。
“几天不见,怎么今天想到来找我了?”
展昭看着白玉堂冷冰冰的样子也不怕,加快了动作把包子咽了下去,“我们不是一直这样吗?”
“一直这样躲着我?”
展昭笑眯眯的凑近了白玉堂,“生气啦?”
“哼。”白玉堂扭过头。

在学校待了一天,展昭跟着白玉堂转了一天,从踏进校门跟人打招呼,到班级坐下来上课,再到白玉堂跑到篮球场上打篮球,展昭无一不奉陪到底。
“你今天……”白玉堂看着展昭换下了篮球服,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展昭穿上衣服,笑着问道。
“不,没什么。”白玉堂转回去,拎起包。让展昭陪自己打球是他一直希望的,毕竟除了展昭很少有人能与自己平分秋色。
展昭也拿起包,“我想去一趟书店,正好赵虎他们找你打电玩。”
白玉堂皱了皱眉,“没事,我陪你去书店。”
展昭顿了顿,不是他想离开白玉堂身边,但是这书不适合让白玉堂跟着一起去买啊。
“不想我去?”白玉堂挑眉。
“没有。”展昭苦着脸,这会儿绝对不能拒绝。
“那走吧。”白玉堂嘴角上扬,走在了展昭前面。

“你要买什么?”白玉堂走进书店,抬脚就往专业学习的书架走。
展昭默默跟上,心里盘算着怎么在白玉堂眼皮子底下偷渡几本有关恋爱的书。
白玉堂站在一边,看着展昭站在书架前,专心致志一本又一本翻看。不得不承认,认真的展昭很耀眼,让人难以移开眼。也不得不说,展昭让他别来是正确的,这的确很无聊。白玉堂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什么玩意?这书名就很不正常。放下书,抬头正好迎上展昭。
“你帮我拿一下,我去那边看看。”展昭两眼放光,捧着一堆书。
“……”白玉堂接了过来,好么,展昭挑的书又厚又大,还不少,直接堆到了下巴。
展昭见白玉堂抱着书暂时行动困难,赶紧向着里面走去。
等白玉堂抱着书穿过层层书架找到展昭的时候,展昭已经抱了不比白玉堂抱的少的书了。
“这些你也都要?”白玉堂有些吃惊。他没有陪展昭逛过书店,每次展昭都让他别来,他也就没坚持。现在看看,当时展昭是怎么一个人把这些书都拎回去的?
“对啊。”展昭点头,看白玉堂表情不对,赶紧解释,“这次好久没来,所以买的有点多。”
白玉堂表示明白了,两人去收银台付账。
展昭眼见银业员一本一本把书拿出来扫过了放到一边,这下子他要买的书白玉堂不就看见了吗?银业员已经开始一本本扫码了,展昭心急不已。
“玉堂,这么多书我估计我们搬不回去,你还是拿掉一点吧。”
白玉堂看了一眼书堆,“没事,这旁边就是二哥的药店,一会儿我去问二哥要辆车回去。
“二哥什么时候在附近开了药店?”展昭也不记得要挡掉书了,只问二哥了。
“其实还是大嫂闲不住,出来找点事做。这不大嫂养身子了吗?就让二哥过来看着。”
“大嫂要生啦?”展昭微微俯身,一脸好奇的盯着白玉堂。
“快了。”白玉堂点点头,又扫了一眼书堆,看快扫完了,拍了拍展昭,“你拿着绳子绑一绑,外面再罩个袋子,一会儿拎出去了我就把车开过来。”
“好。”展昭走到前面拿绳子去绑了。
两人把书拎到外面,白玉堂就往旁边药店走了。
没多久白玉堂开着一辆摩托车回来了,就看见展昭睁着猫眼睛,伸长了脖子往这看。
白玉堂忍不住就笑了,“猫儿,看什么呢?”
“二哥什么时候又买了辆摩托啊?二嫂没管?”展昭把书往车前面放。
“说是为了进货。”白玉堂不怎么清楚就没再多说,帮着把书放好了。
展昭跨上了车,坐在白玉堂后面,一手抓住白玉堂的腰,一手抓着后箱。
“猫儿,我看见你没了几本什么《恋爱大全》?”白玉堂刚开动摩托车,见展昭坐稳了问道。
展昭一惊,差点摔下去,赶紧抓稳了,“呃……那是几本研究恋爱心理的书,我最近在研究,哈哈。”
白玉堂听了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就继续专心开车了。

展昭回到房间,看着地上的两堆书,然后一阵翻天动地,从两堆书里翻出了那本《恋爱大全》。抱着书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深呼吸一下,翻开了书。

《恋爱大全》:
第一条——日夜相随
要想办法让对方记住你,对方嫌你烦也不要走,厚着脸皮待在旁边哪怕不说话都好。又称“死缠烂打”。

展昭点点头,觉得这个自己已经完成了,他俩可是从早到晚都在一起的。

第二条——适度关心
让对方感觉到你的关心,记住不要太过,掌握好度,不要让对方觉得不舒服。又称“嘘寒问暖”。

展昭觉得这个可以试试。于是抓起手机,给白玉堂发了条信息。“睡了吗?今天辛苦你啦。”

另一头看见消息的五爷,一头雾水。就在隔壁干嘛发消息?话费多吗?
感到莫名其妙的白玉堂跑去厨房,用保温杯盛了甜汤,往对面跑了。
“玉堂,这么晚了还去对面啊?”白妈妈看见白玉堂准备出门,感到奇怪。
“嗯,去喂猫。”白玉堂关上了门。

白玉堂推开展昭的房门,展昭闻声抬头。
“咦?你怎么过来了?”展昭顺手抽出一本书,压在《恋爱大全》上面。
白玉堂提了提保温杯,“妈刚煮的甜汤,喝吗?”
“喝!”展昭点头,猛的窜到桌子边坐下。
白玉堂打开保温杯,拿了勺子放到展昭面前。“那我回去了,饿了记得去厨房,我放了一半在那里。”
展昭喝着汤点头,觉得这一条的实施结果不太对,让那耗子以为自己饿了。不过也不错,以后饿了就发消息好了。

第二天,白玉堂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床头一双猫眼睛。
“玉堂,醒啦?”展昭笑眯眯开口,丝毫没有半点尴尬。“阿姨已经做好早餐了,快起来吃吧。”
“你怎么在这儿?”白玉堂撑着头坐起来,这猫儿平时不是很爱赖床吗?虽然有起床气的是他。
“来叫你起床呀。”展昭一脸无辜,好像什么问题也没有。
白玉堂觉得这问题大了去了。这猫儿今天绝对没安好心,要不然就是吃错了。嗯,前者可能性大一点。
“我起来了,你出去吧。”白玉堂拿过衣服。
“好的,餐桌上等你。”展昭微笑着出去了。把握好度这一点他还是要注意的,不能帮着穿衣服看身材真是好可惜呢。

白玉堂和展昭来到教室坐下,平常这些课白玉堂都是不听的,一般会趴下睡觉,而展昭会把白玉堂叫醒。
而今天,白玉堂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展昭的声音,“玉堂,快醒醒啦,我们去食堂吃饭了。”
白玉堂:一定是我今天睡觉的方式不对!猫儿怎么可能让我一觉睡到中午,还有怎么没有老师来打扰?

下午放学后白玉堂惯例去打球,展昭照样笑眯眯跟在旁边。
跟着白玉堂换了衣服,上了场子,挥汗如雨。
在白玉堂需要擦汗的时候,笑眯眯递上一块毛巾;需要喝水的时候,笑眯眯递上一瓶水。这情形看的周围的女孩子欲哭无泪,旁边的队友大跌眼界,白玉堂怎么看怎么觉得展昭有坏点子即将实施。
只有展昭觉得自己真是太贴心了!顺便还挡了桃花!
给自己点66个赞!

第三条——喝酒壮胆
如果想要表白但是又没有勇气的话,喝酒是最好不过的了,如果能把对方灌醉,那就更好了。又称“灌醉了好下手”。
展昭想了想几次喝酒,自己都是三杯倒,白玉堂倒号称千杯不醉,还是算了吧。

第四条——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烧的一手好菜,让人觉得你非常居家贤惠,更容易俘获对方的心。又称“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展昭觉得这个不错。白玉堂一直不怎么吃饭,特别是在学校,觉得食堂饭菜不好,如果他能做好便当带到学校去,那一定是再好不过的了。

展昭决定下厨。

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

为了做好一份便当,展昭吃完晚饭就往厨房冲。
“昭昭,你要干嘛?”展妈妈一脸疑惑,展昭从不走进厨房。
“我要学做饭。”展昭撸起袖子。
“啊?怎么突然想起这个?”展妈妈想起了自家在做饭上从来没有天赋的问题。
“我试试。”展昭打着哈哈过去了。

奋斗一周后。

“玉堂,醒醒,吃饭了。”展昭柔声唤道。
白玉堂睁开眼睛,看见桌上放着的三个饭盒。
“我试着做了便当,吃吃看?”展昭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如沐春风,让白玉堂瞬间惊醒。
白玉堂:!!!一定是我今天睁眼的方式不对!猫儿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就算心里再不安,对展昭的手艺再怀疑,白玉堂还是很给面子的打开了饭盒。
嗯,菜色不错,颜色丰富,好像没什么不对。白玉堂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顿住。
“怎么样?”展昭期待的看着白玉堂。
“不错。”白玉堂保持者面瘫,点头。
“那我去给你拿瓶饮料,你慢慢吃啊。”展昭开心的走了。
眼看着展昭走出门口,消失在视野里,白玉堂赶紧一口吐了出来。又趁展昭还没回来,迅速把菜饭倒进袋子里,扔进垃圾桶,示意在旁边看好戏的赵虎把垃圾袋换掉。
展昭走进班级,看见饭盒里什么也没有剩下,只有一点点汤。
“你……吃完了?”展昭想了想,自己出去买水不过五分钟,白玉堂吃饭向来慢,今天怎么这么快?自己做的太好吃了?
白玉堂僵硬的点点头,神色如常,“嗯,正好饿了。”
看见桌上的饮料,一把抓过,“吨吨吨”就灌了下去。
展昭:???
“刚刚吃的急了,噎住了。”白玉堂持续面瘫。幸好他平时也没太多表情,展昭也不怀疑。
周围人:你当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吗?你刚刚明明把饭菜都扔掉了!
“咦?赵虎你出去干嘛了?”展昭回头正好看见赵虎走进班级。
“我今天值日生,换了个垃圾袋,呵呵。”接收了白玉堂眼刀子的赵虎,自动寻找借口。
“是吗?我怎么记得今天值日生是王朝?”展昭疑惑。
“他身体不舒服,让我帮他做了!”
展昭:王朝身体会不舒服?他那么壮!
“猫儿,我们去图书馆吧。你不是想看书吗?”眼看赵虎编不下去了,白玉堂拉着展昭就往外走。
展昭:哪里不对?

白玉堂回到家里,看见爸妈穿戴整齐。“你们怎么了?”
“你准备一下,你展叔叔阿姨今天请我们去吃饭。”白爸爸说道。
“哦,好。“白玉堂进屋换了衣服。

三小时后,展家终于让白家三口进门吃饭了。
展妈妈站在门口,笑的尴尬,“让你们等久了。”
“没事,”白妈妈笑着摇手,“你什么时候会烧饭了?”
展妈妈闻言一僵,“我是不会啦,是昭昭。昭昭说刚学会做饭,想请你们来尝尝。”
“昭昭会做饭啦?”白妈妈惊喜。展家没有做法技能点,白家一家都知道。
“嗯。”展妈妈僵着笑了。
白玉堂听说展昭做饭,也是一惊,迅速脱下鞋子,放下东西,往厨房冲。
中午那个饭菜,他这辈子都不想尝第二次!糖盐不分,油多水少,看着漂亮,闻着也香,但是半生不熟!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展昭是怎么做到的。一边生一边熟,半边甜半边咸。
“你怎么进来了?”展昭看见白玉堂冲进来。
白玉堂扫了一眼厨房,很好,才烧了三个菜,第四个还在炒。“我来吧,你出去陪陪爸妈。”
“那怎么行?说了我来烧了。”展昭不满。
白玉堂叹了口气,“猫儿,厨房这儿我来就好。”说着拿过筷子,尝了尝味道,还没放调料。
解下展昭身上的围裙,拿过铁铲,不顾反抗把展昭推了出去,继续烧菜。
“咦?玉堂怎么进厨房了?”白妈妈疑惑。
“那家伙把我赶出来了。”展昭气的磨牙。
“啊呀,玉堂做饭很好吃的,昭昭快坐下来休息休息吧。”白妈妈不管那么多,招呼人坐下。
展妈妈在一旁连连点头,总算把儿子从厨房里弄出来了。这最近一周,他们一家可被展昭的厨艺折腾坏了。
“我去把我做的菜端出来吧。”展昭眨眨眼睛,又扎进了厨房里。
“别……”展妈妈欲哭无泪。
展昭兴奋的端了三个菜出来了,给每人一双筷子,“快尝尝!”
展爸展妈尝过苦头,没先动筷。白爸白妈不知情,拿起筷子就吃,一口下去,脸色瞬间不好。
“不好吃吗?”展昭忧色。白玉堂明明吃完的啊今天中午。
白爸爸放下筷子,喝了一大杯水,“咳咳,昭昭啊,以后做饭这种事,让玉堂做就好了。”
“是啊是啊,昭昭啊,玉堂做饭很好吃的。厨房那么油,你就不要去了。”白妈妈赶紧附和。
“很……难吃吗?”展昭不敢相信。
展爸展妈闻言,狂点头。
白爸白妈闻言,尴尬的笑了。
展昭拿起筷子也吃了一口,脸色变换不已。端起手边的水就喝。
“我还以为颜色对了味道就也不差了。”展昭一脸失望,还非常愧疚。
“张嘴。”耳边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展昭条件反射张嘴,被塞进了一筷子肉。
“好好吃!”这个肉跟刚刚的黑暗料理比起来太好吃了,比五星大厨做的还好吃。展昭转头,就看见白玉堂端着一盘子肉,拿了一双筷子。
白玉堂把盘子放到桌上,又把之前展昭做的三盘子菜倒掉,一盘一盘把自己做的菜端出来。给每个人盛好了饭,自己才坐下来。
“猫儿,看什么呢?”见展昭盯着自己不动,白玉堂夹了一筷子放到展昭碗里。
“早知道你做的这么好吃我就不学了。”展昭懊恼。
“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你负责吃就行。”白玉堂笑了,顺手又塞了一筷子肉到展昭嘴里。
展昭鼓着腮帮子嚼嚼嚼,瞪着眼睛看白玉堂。

吃完饭回到房间,白玉堂关上门。
展昭坐在床上默默无语。
白玉堂忍不住笑了出来,“猫儿,你试了这么多办法,可没一个成功的。”
“什么?”展昭转头,看见白玉堂手里拿了那本《恋爱大全》,笑的促狭。
展昭扑过去,想把书抢过来。
白玉堂手一晃,把书藏了,环住展昭。
“还我!放开!”展昭气急。
白玉堂收紧了点,笑着凑近了展昭耳边,“不还。猫儿,照你这追人方法,会把女孩子都吓跑的。”
“要你管!”展昭一脚踩着白玉堂的。
“不过,为了防止你继续祸害别人,爷爷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滚!死耗子!谁要你了!”

门外,四位父母笑了。至少,这两个孩子在跌跌撞撞了那么多年后,终于有了相伴一生的人。
“这下子,昭昭就真成了我儿子啦。”白妈妈笑着说。
“有了玉堂,以后吃饭就不愁啦。”展妈妈也很满意。
“也算是有个人来治这臭小子!”白爸爸点头。
“总算有人看着兔崽子不乱来了。”展爸爸表示终于不用担心了。



————————我是分割线———————


悄悄把三十题砍成了二十题,为了不发刀我也很尽力了。TAT后面还有十题,我调整了一下顺序,剩下的都是我要写成刀的。求原谅TAT。
还是希望这两只一直平安幸福的生活下去,没有不开心的事。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