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韵

就是喜欢看五爷和猫大人一直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啊……日常文多可爱啊……

幼驯染三十题

终于想尽办法没在这一题上死掉……然后,继续卡第十二题——你内裤的颜色……对不起,我不开车!!!(也许?)总之就是卡了……
————————————————————
11、危险游戏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秋风呼啸,边塞处,城墙下,玄铁制成的城门紧闭。门前,是身着盔甲的将军,一匹棕红色的马,一把墨色重剑握于手中,阳光下闪现熠熠光芒。
十丈地外,白马,银甲,长刀。两相对望,一时间种种情绪翻涌脸上,仇恨、决绝、狠戾,还有一点惋惜与转瞬即逝的眷恋。
可是没有更多时间给他们分辨情绪,城墙上的战鼓已经敲响。鼓声如雷,情未定,身已动,战马前冲,卷起层层沙土,刀剑相向,却是难解难分。
正于焦灼时分,互听一声破空,银甲将军正欲回身避箭,可身不如箭疾。一支毒箭从侧面袭来,穿入了胸膛。
最后一幕,便是天旋地转,尘土飞扬,血染脸目。
“啪!”扔了鼠标。
“砰!”踹了房门。
“猫儿!”白玉堂怒气冲冲冲进了展昭房间。
展昭放下鼠标,转过身来,丝毫不介意被踹了的房门,笑吟吟道,“玉堂,不生气啦?”
“臭猫儿!”白玉堂走近,压下身来,“说好的切磋呢!哪里来的毒箭?”
展昭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嘿嘿,兵不厌诈。”
白玉堂眯起眼睛,快步走向展昭。
“怎么?玉堂,输不起?”展昭笑眯眯地看着白玉堂。
“谁输不起了?”白玉堂侵略性的前倾,顿了几秒,又嘀咕道,“你这猫尽耍诈。”
“一个星期早饭,记住了?”展昭得意。
白玉堂:知道了!
“早饭要热的知道吗?”
咬牙切齿的白玉堂:废话!
“对了,我不想喝粥,牛奶、酸奶之类的最好也不要。”
忍无可忍的白玉堂: 臭猫儿!不要得寸进尺!你胃不好要吃的温软一点,你还想怎样?吃煎饼果子之类的油炸食品吗?
“你输了难道不该听我的?”
白玉堂:呵呵。


————————————

捉个虫……突然发现武器反了TAT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