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韵

就是喜欢看五爷和猫大人一直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啊……日常文多可爱啊……

徽章 3

http://yyy4518.lofter.com/post/1e200dd0_ee96527a(上一章戳这个)

我到现在还不会给超链接改名字

密室逃脱✔️ 

部分暗夜古宅嘉宾✔️

一些玩过的密室借用✔️

———————————————————————


谁也不知道警报为什么会响,也并不知道周艺轩那里发生了什么,现在最要紧的是黄宥明有没有力气自己从楼梯里爬出来。
“宥明,你还好吗?”唐禹哲来不及去管对讲机里的求救声,也没工夫去检查警报装置。他刚刚已经发现在他们一路爬过来的通风口里,每个转角都装有一个和牢房走廊上一模一样的监视器。
“我还可以。”黄宥明抽着气往后退,等他人出来了,旋转楼梯也转开了。黄宥明走进过道里,把旋转楼梯转回来,“禹哲,你看你这样能下来吗?”
“我可以我可以。”
黄宥明站在走道口,微微屈身,手通过旋转楼梯的间隔伸出,想要拉住唐禹哲。
唐禹哲一级级往下爬,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时,为了不让门合上,选择松开手,努力把自己蹬向黄宥明的方向。黄宥明深处的手正好接住唐禹哲,两人后退了几步,顺利进入通道。墙上的警报器还在发出刺耳的声音,地上的对讲器也断断续续的传来周艺轩那边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无暇去顾及。唐禹哲让黄宥明松开手,示意自己已经站稳了。四处打量,这个通道因为有门外的光亮,比及上面的通风通道敞亮了不少,高度也足以让人站直行走。两边的墙依旧破败,灰粉弥漫着整个通道,手电筒已经不需要了。唐禹哲捡起地上的对讲机,“艺轩,宴维,你们还好吗?”
等了半晌,也没有声音传来。唐禹哲暂时放弃沟通对讲机,估摸周艺轩那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墙上的警报器突然停止了鸣笛,一个电脑合成的语音回荡在空间里:“各位逃生者,你们还有30分钟的时间可以逃离房间,10分钟后房间内个警报器将会开始放水,20分钟后水位将上升至腰部,30分钟后,所有房间封闭,水位溢满。”
他们没有很多时间了,最好能在10分钟内找到出口,谁也不能保证洒出来的水里不会有其他东西。“宥明,我们往前面走走,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唐禹哲对贴在墙上研究的黄宥明说道。
“禹哲,这墙上好像有很多手印和抓痕。”黄宥明顺着墙往前走,发现越往前痕迹越多。
“是谁的手印?”唐禹哲走道黄宥明身边,弯下腰看印记,但是手印大小不一,纹路也不一样,看起来倒像是曾有人扒着墙想往外面逃出去。
没有看出任何有用的线索,两人决定继续往前走。绕过不知道多少个弯,唐禹哲怀疑他们在房间里兜圈子。“等一下,宥明,我觉得我们好像迷路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唐禹哲拉住还想继续往前的黄宥明,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宥明,我猜这个通道和我们之前爬过的通风通道的形状是一样的。”
黄宥明仔细想了想他们刚刚走过的路,还是有点混乱,他们刚刚在这个通道里走了不少路,在通风通道里也来来回回爬了很多遍,现在他还不能完全把这两个通道连结到一起,不过对于唐禹哲他还是几乎无条件相信的。唐禹哲带着黄宥明在通道里找路,这应该是一个单迷宫,从两个出口之间有且只有一条正确路线,如果走错一个岔口,他们就有可能迷路。依靠出色的记忆力和空间推理能力,俩人七拐八拐地找到了出口。又是一扇熟悉的铁门,带着一个很大的门锁,需要特定形状的门把放进空缺里才能打开。黄宥明看了看门锁形状,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门把,两个都是圆形,放进去正正好好打开了门。
两人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对讲机又响了起来。“禹哲哥,宥明哥,你们在哪里了?”是宴维。
唐禹哲拿过对讲机,“艺轩,我们已经打开了最后一扇门了,我已经看到了对面有一个出口的标志,你们呢?”
“我们也到最后一个门那里了,但是它需要一个四位数密码,我们这里什么提示都没有。你们那里有什么能帮我们的吗?”宴维听起来非常焦急。
“你们先不要急。要四位数密码是吗?”
“对。它是一个五位数的密码锁,但是最后一位不能转,要我们转对前面四个数字就能把门打开了。”周艺轩仔细观察后给了更详细的信息。
(大概长这样,lofter这边好像不能放表格,意思意思看一下。本来应该是一个4X4的表格)
0 7 ? 1
? 3 1 0
3 1 ? 7
1 ? 7 3

“好好好,你们等一下,宥明刚刚在墙上发现了一个4 X 4的格子,我觉得这个很可能就是你们要的密码。”唐禹哲边说边研究图案,“你们听好了,第一个是3,然后7,0,0。”
“3700?”宴维确认了一遍。
“就是37000。”周艺轩的声音略带激动,“开了开了。”
对讲机那头传来“咔哒”一声,应该是周艺轩把锁打开了。
“禹哲,那我们也走吧。”黄宥明打开铁门。
“好。”
铁门打开后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两边各放着四个大玻璃钢,里面悬浮着一些奇怪的器官和动物的部分身体。水池对面是一个出口,周艺轩和宴维已经等在了那里。
唐禹哲一把拉住准备抢先冒险下水的黄宥明。“宥明你等等,这个水池我估计不是普通的水,它很有可能是福尔马林。两边的玻璃罩里泡的都是尸体,用的应该就是福尔马林。这个水池应该是放这里很久了,福尔马林的味道不是很明显。我们不能直接下水。”
“那怎么办?我们要到对面才能出去。”黄宥明左右看了看,角落里有一个黑色鱼尾状的塑胶软套。他拿过来试了试,正好够套进一个人。但是穿了鱼尾两脚就很难分开,只能蹦跳着前进。“禹哲,你上来,我抱你过去。”
“抱???”唐禹哲被震惊到了,“没有再多的了吗?”
“没有了,我穿着这个带你过去。”黄宥明摇头,又对唐禹哲伸手,示意他过去。
“诶不是,那我来,我穿这个,我来带你过去。”一个大男人很难接受被人抱着走,唐禹哲竭力争取主动权。
“禹哲你力气没有我大的,你不要跳到半路就摔倒水池里去了。我俩分工一向明确啊,你出脑子,我出力气。”黄宥明说着往唐禹哲边上跳了一步。
“那……能换个方法吗?”公主抱怎么可能适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禹哲,我如果被你的话,我很有可能跳不稳,抱你的话会平衡很多。”黄宥明无奈的解释。
最后是唐禹哲妥协,他承认自己在武力值上不及黄宥明,而时间也所剩无几。黄宥明两手抄起唐禹哲,想着对岸一点一点跳过去。为了防止自己摔下去,也担心鱼尾会不会滑落,唐禹哲一手勾住黄宥明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提着鱼尾,好让黄宥明方便保持平衡。
水池看着并不宽,不过五六米的样子,可是抱着一个人再跳过去对黄宥明来说还是有些勉强,等两人提心吊胆的到达对岸,黄宥明额头上也有了一层薄薄的虚汗。气息略有些急促,黄宥明先把唐禹哲放下来,再自己蹲下把鱼尾脱下。此时鱼尾已经 散发这一股难闻的味道,黄宥明闻着那味道觉得有些头晕,不知道是因为剧烈运动缺氧还是鱼尾的气味真的有毒。唐禹哲看黄宥明的样子有些担心,不过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周艺轩和宴维已经拿到了钥匙并且打开了最后一扇铁门。唐禹哲扶起黄宥明,两人一起走出了这座诡异的监狱。
门外有一辆空吉普,车钥匙也在车上,门却没锁,这怕是这次幕后人为他们准备的最后的逃生工具。周艺轩转了一圈,在确定车中没有GPS导航系统也没有监控设备后,一行人爬上了吉普车,向着公路驶去。
周艺轩开车,宴维在副驾驶上看路,相比较唐禹哲和黄宥明,他们在这个监狱中小号的体力不多。而唐禹哲和黄宥明则坐在后排,唐禹哲掀开黄宥明的衣服,发现之前黄宥明在爬悬空楼梯受伤的时候,在腰腹侧留下了一道伤口,伤口不算深,但是形状有些奇怪,像一个正方形的形状。这样算是规矩的伤口不像是被利器划伤,更像是黄宥明当时碰到了什么特殊的机关,留下了这么一个符号。
“不过就是一道口子,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宥明看着唐禹哲双眉紧锁,忍不住开口宽慰。
“我只是觉得这个伤口的形状有些奇怪,恐怕今天这个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唐禹哲总觉得诡异,却又说不上问题在哪里。“你以后当心点。”
“我知道了。会注意的。”黄宥明安抚似的拍拍唐禹哲的肩膀,然后头一沉昏睡过去。
大概是太累了,或者是人鱼尾留下的气味,还是伤口真的有什么秘密?
谁又知道呢?
唐禹哲只当黄宥明是太累,向后靠下,让黄宥明枕在自己肩膀上。

————————————————————————
是我拖太久(;´༎ຶД༎ຶ`)
因为一直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写,更主要的是正主不发糖我人设完全控制不住,感觉要全崩。
是我功力太差(;´༎ຶД༎ຶ`)
另外表格里的731,答案37000和最后水池边的那些尸体,都是有意义的。出于私心,我想和历史上发生的事情稍微靠一靠。

评论

热度(7)